相关文章

“断崖式”下跌后 云南玛咖何去何从?

3月16日上午,昆明螺蛳湾中药材批发市场里,几乎见不到玛咖的踪影。

仿佛一夜之间,吸引各路资本疯狂进入,被市场轮番炒作后每公斤高达千元的玛咖价格跌下神坛,农户种植的玛咖烂在地里,鲜有商家来收购。

而在昆明希望路的多家药店亦如此。福林堂药店标价296元一袋(150g)的黑玛咖如今已经乏人问津。东骏大药房里也只有一种400g规格的黄玛咖干果在售,而一心堂里则被告知没有玛咖产品。福林堂店员小冯说,去前年玛咖在店里火了一把,500g一包的黑玛咖每天多时会卖出去三五包。现在除了黑玛咖干果,已经把黄玛咖干果、黄玛咖片、玛咖粉、玛咖精片等近十种产品退回了厂家。

从药店到药材市场,从加工企业到种植户,曾经让人为之疯狂的小小玛咖,如今因为价格的暴跌,粉碎了多少人的暴富梦,清醒了多少狂热的头脑,也让那些一开始就坚定进入的人更看清了方向。

暴跌溯源

种植剧增,标准缺乏

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云南黄玛咖批发价约为220元/公斤,2012年上涨至300元/公斤。2014年,玛咖批发价的最高位,甚至达千元一公斤。黑玛咖干果的收购价格从2015年3月到2016年1月的10个月里,从每公斤最高价的1000多元到现在仅30元。

玛咖上演了“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 “越是掉价的生意越没人做。今年玛咖再便宜都不收了。”福兴药材的玛咖被收在了最角落的位置。廖老板告诉记者,去年收的玛咖自己还有一两吨货压在手里。

早在2013年云南雄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俊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就预言玛咖价格会出现快速下跌,但没有预料到的是,被他视为玛咖产业爆发期的2015年,却成为了价格暴跌的起点,并且比预期提前一年跌倒了谷底。

此次玛咖价格的暴跌原因用最简单的供求关系来解释最准确不过了。因为此前玛咖价格暴涨,农户一窝蜂地开始种植玛咖,不仅丽江、香格里拉,很多低海拔地区也开始大面积种植。据丽江市生物创新办统计,2015年,丽江玛咖产业基地突破14万亩。更为准确的数字,达到144318亩,超出年度计划面积8万亩,约6万亩玛卡鲜果需要额外收购,市场供需矛盾突出。

根据公开报道,过去几年为玛咖而来的不乏各种行业的大公司,比如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均与格林恒信公司合作生产玛咖养生酒,云南白药集团旗下有玛咖片(压片糖果)产品,白云山也于2014年推出“白云山铁玛”玛咖人参黄精固体饮料。此外,同仁堂、香雪制药、康美药业都在云南建立万亩级别的玛咖种植基地。

“玛咖被资本热炒后,很多企业在不清楚水有多深的情况下就跳下来游泳,结果还没沉下去就漂走了。”丽江野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种植基地负责人徐中圣说。

种植不规范,产品以次充好,亦使得玛咖整体品牌受损。在丽江、香格里拉租地种植了100多亩的段丽明举例说,因为标准和种植规范的缺乏,对土壤的成分没有标准,有很多农户大量使用化肥、膨大剂,导致玛咖品质严重下降,而在有些地方种植的玛咖则出现重金属超标,严重损伤了云南玛咖的品牌。

行业未来

深加工多元化,深度挖掘市场

“大宗商品在爆炒后价格回归理性,不是没有的事。”廖老板认为,由于缺乏标准,商家都是靠忽悠在卖玛咖,消费者也区分不出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对于长期投入玛咖全产业链的企业来说,对玛咖行业的前景都很有信心。但行业也确实面临着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直专注于云南中药材行业研究的林一波表示:“和大多数初生产业一样,玛咖目前更多是原料供应为主。靠丽江旅游市场来拉动销售,尤为明显。”即使是玛咖龙头企业做玛咖产品,多是酒、精片、压成粉等,将其作为保健产品开发的拳头产品还较少。

“很多做玛咖制品的企业不愿在研发上投入太多,大企业又没有把这块业务当重点来做,看到市场情况不妙,就可能直接放弃(玛咖业务)。”林一波表示,玛咖业务往往只是大企业众多项目中的其中之一,做得好不好对业绩影响不大。

徐中圣也坦言,未来玛咖产业要走得更长远,真正成为百亿产业,必须在深加工产品的研发、研究机构的科研投入方面下功夫,也不能简单地做个精片就算是深加工了。还需要对玛咖的有效成分做更深入的研究,提纯开发更多功能性产品。

李俊韦表示,还要为玛咖正名,去掉“光环”。原来很多商家为了吸引消费者把玛咖吹捧成神药,比如提升免疫力、抗肿瘤、调节内分泌、抗抑郁,最为熟知的还是植物伟哥。随着产业陷入困境迎来洗牌,企业可以利用这个缓冲期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产品研发上,避免低端同质化竞争,同时加大对玛咖功效的正确宣传,逐步培育消费者的认知度。

记者 顾颖(云南信息报)

作者:顾颖